• 華為的秋天來了:主力業務觸及頂點,終端內外交困,董事會臨近換屆······

    制造界 2020-06-16 11:38:33

    來源/騰訊科技
    作者/郭曉峰




    “怎么辦?想要留下來就得離開老婆孩子?!苯鼇硪欢螘r間,在華為工作近10年的張強遇到了一個棘手的問題,他“不幸”上了部門外派的名單。


    在華為,無論是誰,工作一定時間都要被外派海外市場。外派有兩種方式:一是自愿,二是工作需要,張強屬于后者。通常,被外派的員工,三年績效如果達標可以選擇繼續留在當地或者回國,而無論在哪里職級和待遇均會提升。所以,在華為內部,提起外派便知此人要升職了。


    但張強并不開心,他說:“第一次外派通常會被分配至一些艱苦的國家,或者是華為急需要開辟的市場。倒不是怕吃苦,而是多年的國內工作已適應,有了家庭和子女,一切都很穩定,所以并不想去海外?!?/span>


    像張強這種在華為打拼十多年有家有孩子的并非少數,如果拒絕外派,要么內部申請調崗(可暫時避開),要么選擇離開。


    今年2月,華為清退34歲以上員工的傳聞在網上流傳,盡管官方給予否認,但在內部大家心知肚明,這是用外派的方式“變相裁員”。


    在2017年的新年賀詞上,華為輪值CEO徐直軍強調,今年在人力資源政策上要導向熵減,激活組織,煥發活力,防止技能老化和隊伍板結。


    表面上來看,華為意在通過“活力曲線”管理員工,作為一家技術型公司,保持鮮活的生產力才能提升研發效率和質量;但另一層隱蔽的含義是,過去持續多年高增長的華為,隨著主營業務的收入增長放緩,所遇到的發展瓶頸已無法避免。而采取精簡人員,降低成本來緩解發展之困,也是行業慣用良方。


    上半年營收2831億元,華為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績單。粗略計算,這分別相當于一個中國聯通(微博)、兩個阿里巴巴、四個百度在去年一年的收入。然而,此刻的華為人卻沒有喜悅,更多的是焦慮,這個焦慮除了要面對被“精簡”的尷尬選擇,更是來自沉淀已久的增長壓力和發展瓶頸。


    過去,華為也曾面臨瓶頸,但這一次已觸及頂點。在華為近五年的業績報告中,騰訊科技發現其營收雖然一路高歌,但利潤卻呈現下滑趨勢。2016年,華為凈利潤增長不到1%僅為0.4%,利潤率處于5年來最低水平。更為嚴峻的是,下滑之勢延續至今。據華為最新的2017年上半年業績顯示,其銷售收入同比增長15%。雖然保持了一貫的增長,但相比去年40%的增幅已是相差甚遠。


    騰訊科技從多位華為內部人士了解到,面對外部飽和的市場和上升的競爭壓力,華為今年全年的業績并不樂觀,利潤增長將會延續去年的低迷,甚至有可能出現罕見的倒退。


    在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眼中,這似乎并不奇怪。因為在多年前,他就告誡華為人:失敗這一天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


    當然,說失敗對眼下的華為而言還為時過早。今年,是華為成立30周年,都說三十而立,對于一家企業而言,華為“立”的是什么?它用30年專注通信領域,進入全球500強前100名,成為家喻戶曉的國際巨頭。


    面對未來,華為最大的阻力已暴露無遺。擁有18萬員工的華為,幾乎在全球任何一個角落都能看到它的身影。不難想象,如此龐大的身體讓步入中年的華為變得步態蹣跚。


    與此同時,一場影響華為未來命運的高層調整正在秘密醞釀之中。


    騰訊科技從可靠渠道獲悉,時隔六年之后,華為將很有可能在今年下半年啟動新一屆的董事會選舉。屆時、現任董事長孫亞芳、任正非在內的四位副董事長及其他董事都在調整之列。不過,對此,華為官方對騰訊科技稱未收到相關通知。


    不出意外,這將是華為史上至關重要的一次管理層調整。因為他將決定華為如何沖破瓶頸、以及這艘18萬人的巨輪未來該駛向何方?



    1 / 瓶頸:主力業務觸及頂點



    對于上半年的業績表現,身處運營商業務銷售一線的肖軍心情有些忐忑。在他看來,更壞的情況還在后面。


    “每年都會擔心業績有沒有增長或下滑,結果最后還是完成了任務。但從上半年的情形來看,今年有點兒懸?!毙ぼ妼︱v訊科技表示。


    華為有三大業務,分別是運營商業務、消費者業務以及企業業務。其中,運營商業務的收入一直占據大頭。據華為去年的業績顯示,2016年,華為運營商業務實現銷售收入2906億元,同比增長24%,占華為總收入的55.7%。更早一些時候,這個比列更高。


    除了消費者業務之外,華為在半年業績中向來不公布另兩個業務的收入情況。華為在此次半年報中稱,2017年上半年在三大業務領域均獲得穩健增長。其中,運營商業務協助全球運營商持續推進全行業的數字化轉型。


    不過,騰訊科技從華為內部了解到,上半年運營商業務只是微漲,與去年基本持平。“沒有出現大幅增長的主要原因是,海外很多國家經濟不好,運營商投資乏力。而國內市場還算穩定,但整體不如往年?!毙ぼ娬f。


    行業深知,運營商業務是華為的傳統業務。過去,華為依靠成本優勢和不斷加大研發投入,搶奪了眾多訂單從而排擠出了對手。2014年,華為首次在營收規模上超過愛立信,一舉成為全球第一大電信設備商。


    在這個過程中,華為抓住了運營商由2G話音時代向3G\4G流量經營的轉型而大獲成功。據相關機構統計,在過去三年中,全球運營商在3G/4G網絡部署上累計投入超過萬億元,中國的三大運營商更是投入不菲。


    受益于運營商3G/4G網絡部署的熱潮,華為的運營商業務水漲船高。


    據了解,在2014年至2016年期間,運營商網絡投入最瘋狂的時候,華為的運營商業務收入分別達到1665億元、1921億元、2323億元,連續三年增幅實現雙位數。“2013年,全球開始大規模投資4G網絡建設,還有不斷升級的固網業務,華為抓住了這個機會所以增長很快。不過,隨著后來4G網絡趨于成熟,運營商相關投入也開始放緩,對于華為而言,運營商業務進入瓶頸期?!眮碜阅尺\營商網絡部的楚建軍對騰訊科技說。


    這一點從華為的業績上也可窺見一斑。自2013年開始,華為運營商業務雖然收入在增長,但增幅卻明顯放緩。數據顯示,2013年至2016年該業務增幅比例分別是:4%、16.4%、21%、24%。


    華為的收入一直是曲線式上揚,沒有大起大落。但可以看到,在規模建網的前兩年,運營商業務增長迅猛,此后便一直縮減,去年增幅僅漲了三個百分點。


    對于收入貢獻最大的運營商業務,一旦增長出現停滯或者下滑,對華為的影響打擊可想而知。


    業內分析人士指出,電信設備商本身是一個成熟的市場,參與的競爭者也相對固定。5G尚未規模商用之前,通信業將處于一個巨大的空窗期。在此情形下,華為可挖掘的空間所剩無幾,更別說增長。


    目前,電信設備商主要是華為、愛立信、新諾基亞以及中興。去年的數據顯示,華為以35%的收入份額獨占鰲頭,愛立信和新諾基亞以30%左右相近份額緊隨其后,之后是中興。


    曾幾何時,愛立信連續多年增長停滯,最終喪失了“第一電信設備商”的寶座。今天,華為面對的依然是一道難解的題目。



    2 / 擔憂:內外交困的終端


    “利潤”是過去半年華為消費者業務提及最多的詞語,也是目前操盤者余承東肩上最大的壓力。


    消費者業務是目前華為整體收入中增長最快的業務。華為去年的年報顯示,消費者業務實現收入1798億元,增幅位列三大業務之首,同比增長43.6%。前年,這個數值是73%,比另兩大業務增幅之和還要多。


    在今年上半年業績中,消費者業務表現依舊不俗。智能手機出貨量高達7301萬臺,同比增長20.6%。銷售收入超過了1054億元,同比增長36.2%,市場份額位居國內第一。但相比去年,無論是發貨量還是收入增幅均有所下滑。


    據接近消費者業務高層的知情人士向騰訊科技透露,華為手機上半年的利潤整體控制還算可以,但距離預期仍有差距。


    增長最快的業務開始放緩,其背后原因一方面來自全球智能手機市場趨于飽和,競爭比以往更激烈;另一方面則是任正非要求終端控制規模,提高利潤。


    眾所周知,雖然國產手機這幾年的規模在不斷擴大,像華為這樣的體量超過蘋果、三星只是時間問題,但與市場份額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國產手機的利潤始終微薄。市場研究公司Strategy Analytics不久前發布的報告顯示,全球智能手機市場今年第一季度的營業利潤總額為121.1億美元。其中僅蘋果就占83.4%,而中國手機品牌的利潤占比都比較低。


    在規模趨于穩健之下,華為終端自然對利潤的渴望開始強烈。


    公開數據顯示,2016年華為消費者業務部門的營業額達到了260億美元,與2015年的190億美元相比增長42%,但是營業利潤僅為20億美元,不但沒有達到25億美元的預期目標,甚至低于2015年的22億美元。


    對此,任正非常不滿。在今年年初消費者業務大會上,他強調終端必須要有利潤,利潤一定要有現金流。


    為何利潤不達標?除了硬件所需的元器件成本逐年增加之外,按照余承東的說法,華為手機盈利能力主要受制于零售、渠道和營銷方面的成本過高。


    可以說,手機行業的競爭程度以及持續時間超過任何一個行業。今天,華為是國產手機第一,但不代表可以永遠第一。自2015年以來,OPPO和vivo憑借線下渠道和廣告營銷優勢迅速崛起,到2016年三季度OPPO和vivo超過華為奪得國內智能手機市場份額第一、第二的位置,同年四季度華為扳回一局回升至國內市場份額第二,但是全年依然未能奪得國內市場份額第一的位置。


    迫于競爭壓力,華為去年大力加碼公開渠道建設。2016年全球公開渠道收入占比提升至71%,較2015年提升13%,全球零售陣地總量提升至7萬多家。


    余承東曾對騰訊科技說:“正常手機的渠道商拿點是4-6%,最多8%,但華為要高出10%多”。


    除此之外,營銷也是華為在去年的重大投入之一。2016年,華為開始嘗試眾多全球營銷,涉足設計、時尚、娛樂和體育等領域。相繼邀請足球運動員梅西擔任華為形象代言人,好萊塢娛樂明星亨利和斯嘉麗作為P9代言人,并持續與全球知名品牌徠卡、保時捷以及高端時尚平臺VOGUE及各大時裝周展開合作。在《2016年BrandZ全球最具價值品牌百強榜》中華為的排名上升至50。


    規模和品牌的迅速提升,背后自然離不開高額的投入。從華為的體量以及頻繁的動作來看,一年數十億元不在話下。


    在半年業績的溝通會上,余承東沒有公布利潤數據。騰訊科技從多個渠道詢問得知,華為終端今年的目標盈利為40億美元,是去年的兩倍。


    余承東此前接受騰訊科技采訪表示,未來研發方面華為會繼續加強,在2017年將會削減渠道、零售和營銷成本,保證華為手機在銷量增長的同時利潤也獲得相應的增加。


    還不僅僅是利潤目標。去年年初,華為任正非在市場工作大會上講話指出,華為終端要敢于在5年內超越1000億美元收入。


    無論是規模還是利潤,對華為、對余承東而言,這絕對不是一副輕松的擔子。


    “前幾年的壓力很大,這幾年已經在減少。2016年、2017年這兩年華為會繼續打基礎,2018年以后,我想我可能會輕松些?!睂τ谖磥?,余承東不敢輕言放松。



    3 / 博弈與獨立


    如果說競爭和利潤是華為所面臨的外部困擾,那么來自內部的掣肘則日趨嚴重。


    華為是一個擁有18萬員工的巨型公司。其中,消費者業務的人數約1.8萬人,幾乎是小米、OPPO、vivo(不算工廠人數)三家人數之和。


    或許很多人不知道,華為其實入局手機市場年頭已久。早在2003年的時候,為了配合運營商業務,華為生產過沒有技術含量的定制機。當時,華為還一度考慮是否要出售手機業務。直到2011年在三亞的那場務虛會,華為下定決心重做手機。


    當時,任正非把在歐洲無線業務的功臣余承東調過來主管手機。對于以2B業務成名的華為而言,這是一次史無前例的重大戰略調整。也是從那一年起,華為不再是外界眼中低調的華為。


    雖然手機也是通信的一部分,但對常年面對通信設備2B的華為而言,在兼顧2B之下還要面向2C的消費者,這不僅僅在業務上是一個挑戰,更是一次內部文化的碰撞與洗禮。


    在華為消費者業務工作五年的邱明回憶到:“當時,華為第一次做公開市場的手機,又是自主品牌,所以并不了解玩兒法。對外取經的同時,還要顧及內內部管理文化的約束?!?/span>


    初期的華為手機確實交了不少“學費”。P1、P2讓華為明白了供應鏈、渠道管控的重要性,與互聯網企業合作(360特供機)讓華為意識到融入2C市場并沒有捷徑,P6之后的一路成功,讓華為學會了長時間聚光燈下從容面對內外部的挑剔。


    直到今天,華為內部一些人仍在不斷抱怨。在他們看來,手機是一個沒有技術含量的業務,但卻每年花掉大量資金,收益也不成正比。余承東曾這樣描述自己的心情:“我的痛苦來自反對聲,很多不同的異議,很多噪音,壓力非常大?!?/span>


    從2010年到2016年,華為手機的出貨量分別為300萬部、2000萬部、3200萬部、5200萬部、7500萬部、1.08億部、1.39億部。六年間,華為終端成為能夠真正對抗洋品牌的國產品牌之一。事實上,伴隨著規模和品牌影響力的擴大,內部權益的博弈也愈發明顯。


    2016年底,華為旗下手機品牌榮耀發布了極具未來感的Magic手機,它與現有華為終端的產品不同,其首次在產品中植入了智慧感知的概念。如此重要的產品,卻并不在華為消費者業務全年的產品規劃之內。據了解Magic手機的華為終端內部人士透露,Magic手機是華為輪值CEO徐值軍帶領華為2012實驗室主導的產品,主要展示華為對未來智慧手機形態的探索。


    “但實際上Magic主要是對標小米的MIX。起初徐直軍希望母品牌來做,但老余(余承東)沒有同意,原因是怕打亂產品節奏,無奈之下交給了榮耀來做?!痹撊耸扛嬖V騰訊科技。


    按照小米手機CEO雷軍(微博)今年年初的說法,小米MIX一代已售出10萬部。另據網上的諜照,小米MIX第二代產品的發布也已進入倒計時。反觀對標的Magic,由于屬于概念型產品,至今都沒有量產,甚至也很難看到榮耀的相關宣傳。


    對此,榮耀總裁趙明在接受騰訊科技采訪時表示,Magic是對未來探索預留的型號,不是榮耀常規產品,V系列和數字系列是榮耀未來持續演進的產品。至于第二代Magic目前沒有發布時間表。


    除此之外,還有去年發布的Nova系列。按照華內部人士的說法,Nova并非早先規劃的產品,而是面對OPPO、vivo的沖擊以及上層施加的壓力,倉促之下由原來的G系列演變而來。據了解,G系列從去年5月份推出G9青春版后別再沒有發布過新品。而在G9青春版五個月后,Nova亮相。當時,除了處理器略有不同外,兩款產品配置上幾乎完全一樣。


    對于上述說法,華為終端官方未予置評。但可以看出,參雜著上層意見的華為手機,已不再是當初節奏有序的堅持聚焦中高端市場,而是開始變得有些臃腫。


    目前,華為母品牌包括主打高端市場的Mate與P系列、中端市場的Nova、G、麥芒系列以及低端的暢享系列。子品牌榮耀下有榮耀與暢玩兩個品牌,榮耀定位中高端性價比,去年新增了面向高端市場主打科技感的V系列,暢玩定位入門級千元機市場。這其中,后增的華為Nova一直被業界詬病與榮耀左右手互博。


    除此之外,集團與中國區之間的話語權爭奪也是異常激烈。


    騰訊科技已從華為內部證實,從2015年開始,集團為了能夠有效管控各大區域,某高層欲成立大區中心,由集團委派人員進行區域管理。


    “當時上面想在全球設立六大品牌中心,包括中國、新加坡、墨西哥、土耳其、英國等,其實主要是想掌控出貨量占據大頭的中國市場,建立統一管理的同時以獲得較高的話語權?!币恢槿耸繉︱v訊科技說。


    但由于遭到中國區強烈反對,此事最終沒有成功。更能說明中國區重要地位的事情還發生在上月發布的暢享7上。


    7月7日,華為終端與肯德基在上海宣布合作并推出暢享7肯德基中國版,看似一個普通的合作,卻引發高層“不滿”。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發布會之前,余承東電話中斥問“和肯德基合作為什么我不知道?” 隨后命令發布會中不能出現任何“肯德基”字樣。面對突如其來的命令,華為終端中國區有些不知所措。后據該人士透露,余承東之所以發怒,是因為涉及到華為終端在海外高端市場的品牌認知。


    用內部員工的話來講,“主要是海外媒體把與肯德基的產品營銷,引申到了兩個品牌層面的戰略合作。而肯德基在海外市場比較低端,怕影響了華為在海外的高端品牌形象?!?/span>


    事實上,在一個鍋里吃飯的體制下,并不適合華為終端的長遠發展。言外之意,華為終端應該按照2C的商業邏輯去實現獨立運作。直到今天,在內部仍能聽到華為終端應該獨立的聲音。


    業內分析人士指出,華為終端要想完成1000億美元、甚至更高的目標,就必需遵循互聯網行業的發展規律,獨立是必然趨勢。未來競爭的不僅僅是技術,而是生態,只有在更開放的環境中,借助資本及資本運作的力量,才能有更大的格局。


    另一方面,手機業務的不斷龐大也滋生了一些內部腐敗問題。目前,已有部分管理人員、員工應因涉及經濟問題被調查。而在內部推行的“釣魚執法”也使得大家人心惶惶。


    在深陷增長瓶頸、利潤提升、管理漏洞等多重困境之下,“變陣”或許不失為一個很好的選擇。



    4 / 變陣:董事會換屆?



    眾所周知,華為并非上市公司,那么何來董事會換屆之說?


    此事要從七年前說起。2011年初,在華為發布的2010年年報中,華為首次披露了董事會成員名單。共13名,具體包括:董事長孫亞芳,副董事長郭平、徐直軍、胡厚崑、任正非;常務董事徐文偉、李杰、丁耘、孟晚舟;董事陳黎芳、萬飚、張平安、余承東。


    按照外界說法,新董事會改選以及公司架構調整,華為是希望按照上市公司管理制度去發展,是華為“去家族化”的一種舉措。另外,也與華為面臨的轉型壓力有著密切關系。


    當初,電信業面臨天花板以及 “云計算”時代電信業與IT業的相互滲透,對華為業務模式、市場策略、企業文化帶來的全方位挑戰。在任正非看來,華為必須從過去電信設備商封閉競爭的慣性中走出來,走向開放與合作。所以,華為對業務線進行了大刀闊斧的調整,也就是今天我們所看到的依據用戶類別劃分的運營商、消費者和企業三大業務。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面對今天的諸多問題,華為似乎又到了“變陣”的時刻。


    據上述知情人士向騰訊科技透露,不出意外,華為下半年將啟動新一屆董事會選舉。對此,華為官方不予置評。騰訊科技隨后從華為多位內部人士了解到,換屆一事確實存在,但沒有具體時間表。


    “這個選舉的周期會持續較長時間,上一次就是在2010年下半年啟動,最終公布是在2011年初,具體要看選舉的進度,畢竟現在華為持股的人數要遠多于當初?!痹撊耸空f。


    從目前來看,孫亞芳卸任董事長一職可能性已非常大?,F年62歲的孫亞芳,1992年進入華為,1999年任華為公司董事長至今。在業界,人們用“左非右芳”的美譽來形容她與任正非。不過在近幾年,華為持續健康發展下,孫亞芳逐漸退居二線,更多時間代表華為形象參與外事活動。


    那么,誰將是華為的新董事長?


    從常理來看,副董事長、現任華為輪值CEO的郭平、徐直軍、胡厚崑三位機會都很大。據了解,徐直軍主管華為戰略,擔任華為戰略與發展委員會主任。郭平主管理財務,擔任華為財經委員會的主任。胡厚崑主管人力,擔任人力資源委員會主任。


    “實際上也并非分的很清楚,有時都是交叉管理,而遇到重大決策需要上報EMT(華為一個高層管理組織)集體討論。從業務份量以及過去幾年的戰略實施來看,徐直軍很有可能上位?!睋咏A為管理層的人士透露。


    (注:EMT是華為日常經營的最高責任機構,受董事會委托執行華為的日常管理。EMT成員不多,屬于華為最為核心的高層,一般都是在華為工作十年以上的元老。通常,EMT成員都是董事會成員,而董事會成員未必是EMT成員。)


    不過,這個說法在華為內部有很多版本。有人認為,技術出身的郭平更符合華為的創新基因;還有人認為,華為未來的發展需胡厚崑這樣國際化的視野。


    另一副董事長是任正非。內部認為,耄耋之年的他并不會成為新董事長,而是很大可能卸任副董事長的職位,只保留總裁一職。


    至于任正非是否徹底退休這個問題,過去幾年外界一直在傳,但關鍵問題還在于任正非自己。比起他自己持有華為股權1.01%更大的權力在于,13位董事成員中只有任正非擁有一票否決權,目前為止他還從未行使過該權力。


    倘若按此調整,那么空缺的副董事長將會提拔兩位新人。從內部的說法來看,一個是任正非之女、華為CFO孟晚舟。一個則是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而他們自然也就成了新輪值CEO的候選人。


    據了解,華為每一次董事會換屆都會引入大量新人。上一次,新面孔的數量在13名董事會成員中占到了7個席位。如李杰、丁耘、孟晚舟、陳黎芳、萬飚、張平安、余承東等人。華為認為,保持新鮮血液可提高創新思考,有利整體發展,尤其是來自一線的年輕干將。用任正非的話來講,“要讓最聽得見炮聲的人來呼喚炮火?!?/span>


    “孟晚舟本身是公司的常務董事,負責財務這些年能力比較突出,升任副董事長在情理之中。余承東掌管的終端這幾年業績卓越,又備受任正非的欣賞,相比其他幾位機會很大?!痹撊耸空f。


    實際上,余承東的調整早有征兆。據了解,今年4月,回歸消費者業務不到一年、分管移動寬帶和家庭產品線總裁的萬飚悄然升任為華為終端COO,這被外界認為是未來有可能接替余承東的一個重要信號。


    據了解,萬飚曾任華為終端的CEO,2013年因海外輪崗調到俄羅斯片區擔任負責人,當時華為副總裁,終端公司董事長余承東接管。“萬飚和余承東是同一批進入華為董事會,在負責終端業務時可謂經驗豐富,也是老余的老搭檔,所以接替老余只是時間問題?!鄙鲜鋈耸客嘎?。


    不過,在近期的一個行業會議間隙,余承東向騰訊科技給予了否認。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上一次未進董事會的任平,任正非之子,在這一次有望成為董事會新成員。據了解,任平主要負責華為旗下的慧通公司,慧通是華為的服務公司,提供酒店機票和會展等服務支持。除此之外,任平還涉足房地產。相比孟晚舟,任平基本上不參與華為公司的主營業務,如果此番真的進入董事會,加上孟晚舟順利成為副董事長,不排除任正非有意培養鍛煉子女,以待他日接管華為。


    不過,在最終結果沒有公布之前上述調整都存有變數,具體還要看選舉的時間進度,由于華為是非上市公司所以并沒有相關公示,也無從查詢選舉周期。


    按照華為內部流程,持股員工先選舉產生持股員工代表,持股員工代表選舉產生董事會。上一次,華為約6.4萬持股員工選舉了51名員工作為選舉代表,歷時半年之久。



    5 / 解藥:通往全聯接社會


    主力業務的增速放緩已是不爭的事實,解鈴換需解鈴人,從運營商業務的轉型入手或許是解決華為發展瓶頸的最好解藥。


    當前,全球電信運營商正結合自身優勢,由“投資驅動”轉向“價值驅動”,更加關注最終用戶體驗、服務及為最終用戶提供更大價值。


    華為認為,通過提供數字聯接,實現傳統行業的數字化改造和開發云上的應用并做好大數據分析這三部曲,運營商可實現新增長。對此,華為制定了全聯接的戰略。


    對于華為未來的機遇,人工智能驅動異構計算崛起,云DC從效率向智能演進,行業數字化轉型驅動智能終端聯接數激增,計算發展的新起點已經到來。


    圍繞這三部曲,華為先從自身開始轉型。去年華為發布了“全面云化”戰略,提出全面云化戰略的核心是從設備、網絡、業務、運營四個方面全面改造ICT基礎網絡。為此,華為還專門成立了Cloud業務部,與其他三大業務部門并行,鄭葉來成為新任Cloud業務部的總裁,并兼任此前的IT產品線總裁。


    華為常務董事徐文偉表示,華為成立Cloud BU是打造數字化華為的關鍵,這也是華為向行業數字化轉型的基礎。未來十年內,這個市場將有15萬億美元的規模。


    應該說,Cloud業務未來是面向個人、家庭、企業及政府多個場景,貫穿了目前華為的三大業務。


    據了解,今年第一季度,華為創始人任正非74天見了6個省的省委書記,平均每12天任正非就會與一位省委書記見面,并且每到一處就會與當地政府達成戰略合作。目的自然是通過華為提供的云服務產品幫助政府、當地企業數字化轉型,打造數字城市。


    很顯然,在云業務的作用下,華為正試圖從依靠傳統的出售電信設備賺錢轉向利潤更高、投入更輕的云服務產業。


    從2C的角度而言,對于智能手機,整個行業的利潤都在高端市場,所以未來華為依舊會繼續向高端市場布局,用品質提升產品單價。


    對此,負責大中華區業務的總裁朱平透露,華為今年在中國市場進步最快的產品檔位是3000-5000元人民幣,目前市場占比第一。5000元之上依舊是三星和蘋果的天下,而這也是華為未來努力的方向。


    據上半年的業績顯示,華為兩款高端產品P10系列及mate 9系列發貨量分別超過600萬部和850萬部。截止今年5月,華為在500美元以上全球高端市場份額大幅增長8.2個百分點。


    除此之外,華為手機的互聯網生態正在形成。據騰訊科技從內部了解到,華為手機云服務收入同比超過100%,全球注冊用戶超過2.8億戶,匯聚了超過27萬開發者。


    自2007年推出iPhone智能手機至今,蘋果公司從iOS相關產品中獲得的收入累計已有一萬億美元。市場研究公司App Annie的一份最新報告也顯示,到2020年,移動應用程序市場的規模有望較2015年的700億美元增長1.7倍,增長至1890億美元??梢灶A見,華為在該市場的收入空間非常巨大。


    瓶頸、壓力、變陣······這是任何一個成功企業都要經歷的過程。過去的華為也曾經歷過行業“寒冬”,也曾無畏的走過去。


    任正非曾說:“水和空氣是世界上最溫柔的東西,但是一旦在高壓下從一個小孔中噴出來,就可以用于切割鋼板??梢娏Τ鲆豢?,其威力之大。如果華為能堅持'力出一孔,利出一孔',下一個倒下的就不會是華為?!?/span>




    ? 專注服務中國制造企業

    聯系我們:xtydqi001(值班微信)

    廣告及商務合作:電話15053167995 ? ?微信qqmm-777

    投稿及采訪約談:郵箱xtydqi@qq.com?

    版權聲明:制造界除發布原創文章以外,亦致力于優秀財經文章的交流分享。部分文章推送時未能及時與其版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若涉及侵權,敬請聯系我們,以便刪除。

    Copyright ? 華為手機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