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宋四家的硯

    硯臺之家 2021-09-11 13:53:48

    本文轉載自《典藏·古美術》2014年3月號,作者為廖堯震老師!廖堯震系《典藏·古美術》總編輯、《典藏》中國版特約編輯。


    舞文弄墨,乃是古代文人畢生事業,也是成就仕途或文學地位的重要借;筆、墨、紙、硯作為書寫、繪畫必不可缺的用具,重要性自不待言。而硯在“文房四寶”中,往往又被比作農人耕作的田地;自其中研磨而出的墨水,滋養了筆端,方能于紙上幻化成萬千文字圖像,是以古諺有云:“以硯為田,筆耕不輟”。


    在收藏、鑒賞風氣極盛的北宋,包括名書法家蔡襄、蘇軾、黃庭堅、米芾等人,無一不是“愛硯成癖”的硯癡,一生熱衷于訪硯、藏硯、賞硯與刻硯等活動。當這些名人碰上了奇硯,于彰顯文人鑒賞文房珍玩的非凡品味之余,又留下哪些膾炙人口的記錄和趣聞呢?



    【蔡襄】

    【龍尾硯 價抵十五城的文房銘品】


    北宋文人對文房用品的講求,每每見于詩文雜記或題跋中,被譽為“書法獨步當世”的蔡襄也不例外。在他所編著的《文房四說》中便記載:“新作無池研,龍尾石羅紋、金星如玉者,佳。筆,諸葛高、許皆奇物。紙,澄心堂有存者,殊絕品也。墨,有李庭珪、承晏,易水張遇亦為獨步?!睋丝芍?,蔡襄心目中的四大文房銘品,除了出自宋代制筆名工諸葛高的毛筆,其余李庭珪墨、澄心堂紙以及龍尾硯全都是南唐后主李煜請良工制造的精品;其對南唐文房用品之情有獨鐘,可見一斑。


    蔡襄,《致彥猷尺牘》,宋代,臺北故宮藏


    “龍尾硯”,即所謂“歙硯”,以采自婺源縣龍尾山而得名;其石質堅韌,石紋美麗,磨墨時柔潤無聲,發墨如油,曾被南唐李后主譽為“天下冠”。當蔡襄友人徐虞部有幸得到一方龍尾石硯,蔡襄欣然為之題詩,而留下“玉質純蒼理紋清,鋒芒都盡墨無聲;相如問道還持去,肯要秦人十五城”的詩句。詩中將龍尾硯比擬為價值連城的和氏璧,適足以說明此硯在當時是何其珍貴而難得。



    【蘇東坡】

    【鳳咮硯 代言風波 】


    北宋文人為硯代言,時有所聞,但其中最具知名度和影響力者,自非蘇軾莫屬。在《蘇軾全集》中,收錄多達數十則硯銘,不僅記錄蘇軾與友人賞玩或交換、饋贈硯石的過程,有些也深涉他的生活與內心世界。這些硯銘無疑就像簡短的筆記,呈現文人生活趣味豐富且感人的一面。


    (傳)宋蘇軾,端石從星硯,臺北故宮藏。硯背雕60多根細長石柱,柱端各有石眼,仿佛天上繁星,右側壁陰刻行書蘇軾題“王定國硯銘”一首


    蘇軾硯銘,以題龍尾硯者數量最多,足見他對歙硯無與倫比的喜愛;最膾炙人口的一段文句,出自《孔毅甫龍尾硯銘》:“澀不留筆,滑不拒墨。爪膚而谷理,金聲而玉德。厚而堅,足以閱人于古今。樸而重,不能隨人以南北?!痹谖闹?,蘇軾不但點出歙硯發墨如油、不傷筆毫的特性,也將其比擬為閱人無數卻不改節操、具備溫潤樸實美德的君子。另外,在《偶于龍井辨才處得歙硯甚奇作小詩》此則硯銘中,蘇軾作“羅細無紋角浪平,半丸犀璧浦云泓;午窗睡起人初靜,時聽西風拉瑟聲”一詩。前二句,旨在描寫歙硯美不勝收的羅紋、角浪紋、古犀紋;后二句,則將研墨聲比作娓娓動聽的琴瑟聲。顯然,硯石對蘇軾而言,不僅具有器用功能,也能帶來視覺及聽覺的絕美感受,難怪乎蘇軾有“仆少時好書畫筆硯之類,如好聲色”之自述。


    尼山天然硯,清代,2009年西泠印社秋拍拍品。取材于孔子誕生地尼山而得名,此硯極少雕琢,充分利用天然石材,充滿古樸之趣。此非文中所指蘇軾的天石硯


    龍尾硯雖是蘇軾最愛,但他也曾求此硯而不可得。有一回蘇軾的友人王頤得到一方石硯,欲請他題銘,蘇軾以此硯“聲如銅,色如鐵;性滑堅,善凝墨”、又產于形如鳳鳥飲水之狀的龍焙山下,遂將其命名為“鳳咮硯”,并寫下“蘇子一見名鳳咮,坐令龍尾羞牛后”的詩句。沒想到這番溢美之詞得罪了歙州人,讓蘇軾在索取歙硯時踢到了鐵板。他只得趕緊又寫一首《龍尾硯歌》為自己的失言道歉,才如愿獲贈一方歙州大硯。事件過后,龍尾硯在蘇軾《龍尾硯歌》的推波助瀾下,聲勢更加如日中天,也算得上是另類的因禍得福了。



    【黃庭堅】

    【洮河硯 蘇黃以硯會友】


    雖酷愛名硯,但黃庭堅對“硯友”可是相當慷慨。蘇軾在《魯直所惠洮河石硯銘》中,便記述黃庭堅曾在元佑元年(1086),將得自好友劉昱的一方洮河石硯轉贈給自己,作為兩人深厚友誼的見證。


    洮石應真渡海硯,宋代,北京故宮藏。硯面斜通水池,中央辟作方形硯堂,上部刻蘭亭圖,下部刻海水魚龍呼嘯,硯側環刻十八羅漢渡海,硯底浮雕二巨龍云海翻騰,邊環刻楷書乾隆御題,為洮河石硯之佳作


    “洮河硯”主要產于甘肅洮河沿岸,其大量開采始于北宋熙寧年間(1068-1077),名將王韶由吐蕃手中收復臨洮一帶、并在此駐軍之后。此后,洮硯方成為當地進獻朝廷的貢品。據趙希鵠《洞天清祿集·古硯辨》記載:“端、歙二石外,惟洮河綠石,北方最為貴重。綠如藍,潤如玉,發墨減端溪下巖。然石在臨洮大河深水之底,非人力所致,得之為無價之寶?!庇纱丝芍?,洮硯以石質堅潤、色澤碧綠、發墨快著稱;又由于其石材位于深水之中,取得不易,更加使雅好文房的文人趨之若鶩。黃庭堅初得洮河石硯,即作詩詠道:“久聞岷石鴨頭綠,可磨桂溪龍文刀;真嫌文吏不知武,要試飽霜秋兔毫?!倍换葙n洮硯的蘇軾,也以“洗之礪,發金鐵。琢而泓,堅密澤??や?,至中國。棄矛劍,參筆墨”,盛贊此一得自遠方的貴重名硯,同時表達對友人贈硯雅興之最深謝意。



    【米芾】

    【紫金硯 蘇子瞻攜吾紫金研去】


    (傳)宋米芾,鳳字紫金石硯,1972年北京市元大都遺址出土,北京首都博物館藏。上窄下寬“鳳”字形,底有兩長方小足,形制帶唐硯遺風,硯背署“元章”款行書銘文九行


    在文人交游的過程中,名硯經常扮演重要角色,多見相贈或借取之事。但如果借硯不還,一樁美事可能就變成一場風波。建中靖國元年(1101),米芾任職真州發運司,當時蘇軾剛好自海南北歸。為了慶祝兩人久別重逢,米芾特地拿出心愛的謝安《八月五日帖》請蘇軾題跋,并將珍愛的紫金硯借予蘇軾把玩。不幸的是,蘇軾在一個多月后卒于常州。米芾得知其后人打算以紫金硯陪葬,心有不甘,遂趕緊將硯追回?,F藏臺北故宮的《紫金研帖》,正是米芾向蘇軾家人索回紫金硯的明證。內容提到:“蘇子瞻攜吾紫金研去,囑其子入棺。吾今得之,不以斂。傳世之物,豈可與清凈圓明本來妙覺真常之性同去住哉?”


    米芾,《研山銘》,宋代,北京故宮藏


    紫金硯呈赤紫色,質理潤澤,發墨佳,叩之鏗鏘有聲。原石產地在山東臨朐,近王羲之故鄉瑯琊臨沂,故又有“右軍鄉石”之稱。米芾當初收到這方紫金硯后,鑒定出其石質與更早之前購得的右軍硯相同,品等應在名聞遐邇的端硯、歙硯之上,遂將它視為“人間第一品”。米芾傳世的《鄉石帖》中,即清楚記載了他“新得紫金右軍鄉石,力疾書數日也?!币虻么顺幎B著好幾日振筆疾書,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也難怪他會將此硯看作和生命一樣重要,無論如何都要追討回來了。


    編按:本文轉載自《典藏·古美術》2014年3月號,并經編輯部刪節

    (分享自:典藏

    (文章用于交流 | 非本平臺觀點)


    簡歷發布 | 文章交流 | 硯作分享 | 硯臺收藏投稿郵箱:yantaizhijia@qq.com客服微信24小時服務:13652937118

    硯臺之家 簡介

    硯臺之家是一個致力于傳承和推廣硯臺文化,傳播硯臺知識的公益平臺。歡迎硯臺愛好者和收藏家添加關注,相互交流,共同進步。
    硯臺之家現已成為全球硯臺愛好者共同關注的平臺,覆蓋范圍:中國(臺灣、香港、澳門)、日本、韓國、東南亞、歐洲、美國等!

    硯臺之家 服務

    硯臺之家也是無償服務硯界的平臺,歡迎硯界好友把文章、簡歷和作品發到本平臺,與全國硯友共同分享!
    需要幫助和了解更多的朋友,請聯系我們:
    官方微信:yantaizhijia
    官方微博:硯臺之家
    客服聯系:QQ:2201129741
    客服微信:13652937118
    官方網站:www.zhdyc.com

    Copyright ? 華為手機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