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夜散文】幾米:在我成為幾米之前

    固原廣電 2018-05-26 23:39:15



    固原廣電

    PURE MOVIES

    公信決定力量


    - 城市覆蓋 -

    原州 | 西吉 | 隆德 | 涇源 | 彭陽?|?



    ? ? 幾米:在我成為幾米之前


    我從小就喜歡畫畫,課本空白處畫滿我的涂鴉。我記得小時候家里墻上還掛著我小學二年級畫的水彩風景畫,那是一間有紅屋頂的房子,佇立在草原中,天空有白云飄過。但是,小時候,哪個孩子不會畫畫?哪個孩子不是小畫家呢?那個年代,沒有人會培養一個愛畫畫的孩子。畫畫又不能當飯吃,玩玩就好。


      小學時我就沒有認真看過漫畫,那黑白線條的漫畫書,從不曾讓我著迷。我必須老實承認,我有閱讀漫畫的障礙,我不知該先看圖還是先看文,甚至閱讀漫畫的方向順序,都讓我迷惑。


      高中時,好像從來沒有認真上過什么美術課。


      高三下學期,班上轉來一位從丙組改念乙組的同學,他告訴我,家里本來希望他念醫科,但是他還是決定要考美術系,當藝術家。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喔,原來大學有美術系喔,也才知道考美術系還要加考素描、國畫、書法和水彩。


      回家后我告訴父親,我也想考美術系,但要加考的術科,我不知道去哪里學。父親說,他有個同學的兒子,剛好是師大美術系畢業的,可以帶我去找他,看看能不能幫上忙。父親這位同學的兒子,就是后來很有名的大畫家——吳炫三先生。


      吳先生說他沒有在教學生,但是他的老師有間畫室,在教學生素描。就這樣,我被帶去老師家,而當時的我并不知道,面前這位看起來很老的老師——李石樵先生,是藝壇大師級的人物。我就像是個完全沒有功夫底子的孩子,忽然變成武林高手的徒弟。但是這并沒有讓我武藝增強,原因是我根基不佳,根本無法吸收。


      我跟著李老師學了3個月的素描,結果考試成績揭曉,沒想到素描分數最低,大約是100分中只拿到了40分。反而從來沒有學過的水彩、國畫卻拿了超高分,而我連考試要用的國畫筆,都是臨時跟人借的。只能說我運氣好吧,就這樣迷迷糊糊地考上了文化美術系。


      我本來就知道自己起步太晚,程度不佳,進了美術系后,更發覺自己差別人一大截,開始變得很自卑。很多同學、學長都才華洋溢,令人佩服。他們常常為藝術的流派爭論不休,因為藝術理念不同而翻臉。甚至大打出手,反目成仇。但不知道為什么,我在念書的時候,對這類事情并沒有很大的熱情,常搞不懂這些同學是怎么了?


      因為在純藝術領域的表現平平又缺乏熱情,同時考慮到日后的工作和前途,大二那一年,我選擇了設計組,學習比較務實的美術專業。沒想到,我在設計方面的功課表現優秀,念得輕松愉快。而既然走上設計這條路,退伍后,我就進了廣告公司,在這個圈子一待就是12年。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臺灣廣告公司,從完稿開始做起。早年做平面廣告,主要是采用照片,然后會有專人先把設計的構想畫出來,向客戶簡報,確認過關了,再去找模特兒拍照。常見的情況是,最初畫出來的產品、人物都很漂亮,最后拍攝的結果,卻不是這么一回事。當時我想,如果可以直接用插畫的方式來制作廣告,該有多省事啊!


      于是,我決定再開始拿起畫筆畫插畫。當時并沒有想到要去跟誰學,只是自己練習,成天涂涂抹抹,并試著寫一些文字。而畫多了,難免有與人分享的念頭。


      當時有個叫lisa的同事,看了我的插畫籜子,知道我的夢想。有一天,她借走我的作品,沖動地跑去《皇冠》雜志找總編輯,向雜志社的人訴說我的熱情與夢想,沒想到居然為我爭取到了為雜志畫插畫的機會。


      就這樣,我開始了人生第一次的插畫工作。


      記得一開始接的就是司馬中原先生、廖輝英小姐的稿子,都是大牌作家,為他們的作品畫插圖,覺得非常榮幸。但是等拿到稿費,一幅只有300元,心就涼了半截,相較于我在廣告公司的收入,真是太微薄了。


      那個時候廣告工作繁忙,畫插畫只是興趣,幾次推辭之后,就再也沒有發表作品了。


      三年后,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又開始與皇冠出版社合作,這一次是替小野先生的書畫插圖。小野先生的作品賣得非常好,連帶我的插圖也被大家注意了。


      自從我開始畫插畫后,好像是為了彌補學生時代的不夠用功,我努力地吸收各種跟圖像有關的知識和觀念,找到任何一本雜志,都會仔細翻閱里面的插圖,研究線條、用色和想法。正好誠品書店也在這個時候出現,因而取得各種藝術、設計書籍較以往容易得多,也大大地開了眼界。


      我白天上班,晚上畫插圖,漸漸地,上班時愈來愈彷徨,在家畫畫卻愈來愈覺得有趣。


      由于對廣告工作愈來愈力不從心,終于在1994年春天,我將工作辭了,到歐洲玩了一陣子,回到臺灣后就快快樂樂地過著soh0族的生活。


      1995年,春節過后,有一天我從夢中驚醒,因為右大腿劇烈疼痛。我以為是不小心撞到了,過幾天就會痊愈。但是,三天后,腿失去了知覺。

      我趕緊去看醫生,初步診斷結果是坐骨神經出了問題。


      當時,我還有好多稿子得交,即使腿沒知覺了,還是咬著牙,坐出租車去交稿。


      3個月后,看完病回家的路上,我在街頭差點昏倒。我跟太太說,帶我去大醫院,我一定得住院。當晚,我住進了“榮總”的血液科病房。


      做完化驗的第二天,醫生站在我的床頭告訴我骨髓里長了不好的東西。我問:“是癌癥嗎?”醫生點點頭說,是的。然后我就崩潰了。


      確認罹患癌癥后,我立即開始接受化療。并尋求骨髓配對。一開始化療,嘔吐、發燒、昏迷、痛楚、發冷,各種癥狀就輪番上陣,我曾經天天半夜發冷到一直在床上打哆嗦,連床都被我搖得嘎嘎作響。


      第一次化療,進行了一個月,然后回家休息一個星期。隨著身體變弱,化療的時間也愈來愈長,第二次化療,我在醫院躺了兩個月。這段期間,因為免疫系統失靈,平時一點小問題,都會變成大問題,如果不小心感冒,可能并發肺炎,一點小傷口也可能造成感染,隨時都要小心翼翼地照料,對病人和家屬都是莫大的折磨。


      這場病,帶給我的恐懼實在太大了,大得我無法承受。


      第三次接受化療,在醫院里住了好久,我好想回家。出院前夕,我突然吐血。我擔心如果醫生知道,肯定不會放我走,因此硬是把這件事隱瞞起來,辦了出院手續。


      出院后,沒有醫師護士的照料,才是疾病恐懼的開始。每天醒來,都覺得是賺到了。在太太細心且嚴厲的照顧下,我們尋求各種能讓身體健康的生活方式,慢慢地身體日漸康復。然后我又開始畫圖。


      創作幫我忘記疾病的恐懼,緩解我的哀傷。


      1998年,我開始出書,意外地受到鼓勵與歡迎。


      一晃十年過去,這十年,我變成了專職的作者,出了三十本書,這些書去了很多國家,有的書改編成電影,有的書改編成舞臺劇,有的書變成了動畫,有的書變成了音樂,有的書變成了商品






    編輯:李飛龍 ? ??審核:王文閣

    Copyright ? 華為手機價格交流組@2017